最近除了因爲沒錢死在房間之外,最大的快樂其實就是去看了莫内展。

 

在裏頭三個小時不間斷的看著畫,一幅幅的睡蓮展現在面前,給我的不是震撼,而是一種寧靜。

那種寧靜感是畫所散發出的張力。

也是一個在生命最後時刻依舊努力的握緊畫筆,在畫布上揮灑自己的生命的人。

 

比賽失利後的昨晚,疲倦的我看著那時候的莫内宣傳單,想到那些大幅畫作。

是一種佩服,也激勵自己。

他可以用生命去繪畫,那我就用一生去寫我要寫的東西吧。

 

所以最近忙著寫報告之外,就是寫小説了。

小説之路最大的目標不是出道,而是出道后的人氣維持。

所以,才要更加努力。

 

加油!

創作者介紹

小小月的神秘基地

小小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